首页 »

朱兰和吴孟超今年同获“最美医生”,这是家庭医生发展的好时代

2019/10/23 12:09:48

朱兰和吴孟超今年同获“最美医生”,这是家庭医生发展的好时代

 

从2013年到2017年,上海共开展了四届“上海市十佳家庭医生”评选表彰,产生了80名“十佳家庭医生”及提名奖获得者。这80名获奖者,是全市近7000名家庭医生中的翘楚,也是上海医改的一个缩影。可以说,目前是家庭医生发展的好时代。

 

院士和家庭医生

 

吴孟超和朱兰,一个是东方肝胆医院的教授,一个是徐汇区斜土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家庭医生。两位看似毫不相干的医生却有神奇的“三同”:同样毕业于原武汉同济医科大学,同时在2015年获得第九届“中国医师奖”,同时在2017年获得央视“最美医生”称号。“三不同”则是:一位95岁,一位41岁;一位是“中国肝脏外科之父”,一位是全科医师;一位是三级医院的院士,一位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家庭医生。他两也都走对了“三条路”。吴老是:回国、参军、入党。朱兰是:从诊室到社区、从医院到大学、从国内到国外。  

 

吴老用毕生精力践行征服肝癌、给人民健康生活的梦想。而朱兰坚守社区,努力从源头上减少居民健康问题的发生。她提出“上游、下游”理论:大医院的医生好比在下游救治落水者上岸,社区医生的责任,就是在上游提醒大家:此处水深,小心落水。只有从源头上加强控制,才能避免更多人“落水”。上海新一轮医改,提出加快建立全覆盖、全方位、全生命周期的健康管理服务体系。而这,也恰恰是家庭医生制服务的核心。因此,朱兰医生结合国内外所学,借鉴引进国际上先进的健康管理理念,构建了一个适合社区家庭的健康评价体系,通过60余个细化的指标,展开对居民家庭的健康评估,取得了良好成效。  

在上海,类似朱兰这样的家庭医生在医改的大背景下,得到飞速的成长、发展,带领更多的家庭医生在夯实基础医疗这个舞台上不断飞跃。

 

家庭医生的底气

 

今年表彰的20位第四届“上海市十佳家庭医生”及提名奖获得者中,有7位参加过“规培”,有13人次到境外参加过全科医师培训。经过这几年卫生计生行政部门的规划,不少家庭医生接受了全科医师规范化培训,不仅需要对社区居民的慢性病、常见病了如指掌,还需要进行院前急救、现场抢救等“实战演练”;他们不仅要懂得治疗患者的疾病,更要懂得治愈他们的心灵;他们负责的不仅是一位签约居民,而是包括他全家老小的健康。 

 

家庭医生的底气不仅来自卫生计生行政部门高屋建瓴的规划、统筹,而且来自家庭医生自身的勤学苦练、默默耕耘。  

 

崇明区港沿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家庭医生倪俊38岁时已经是副主任医师,他觉得自身的努力是必备的条件,而政策的眷顾则是东风。他自称在职称的晋升上,他正好成了“风口上的猪”。他从一名中专毕业的“医士”,到自学大专,再自学本科,从助理医师到执业医师、主治医师再到副主任医生,不断地学习,不断地更新知识,让自己之前不知道的变成知道,让知道的变成理解、运用,“一直不断”这个四个字始终贯穿他的职业生涯。他也感谢卫生计生行政部门给予的政策上的眷顾,他2010年的时候虽然已经有了主治医师职称,但是单位没有空额,是不能聘任的,好在后来幸运地加入了崇明区卫生局的第一届“人才孵化计划”,才有资格去报考副主任医师。行政部门对家庭医生的培育和爱护可见一斑。 

 

曾“万米高空连救两人”的上海市十佳精神文明好人好事获得者、浦东新区周家渡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主治医师高志欣曾说:为什么大家会觉得一个家庭医生高空救人是很不容易的呢?可能是大家对于如今的家庭医生还缺乏一定的了解。不少人印象中,在社区看病的大夫,只会开开药、量量血压。其实,家庭医生早就已经脱胎换骨了。新一代的社区全科医生,他们接受了全科医师规范化培训,不再是过去可有可无的“开药人”,而是真正成为居民健康的“守门人”。社区医生“万米高空救人佳话”并非偶然,这是上海坚持全科医师规范化培训的必然结果。  

 

纵览这80位获奖者和全市近7000名家庭医生,都在为更好地服务居民健康而不断努力。家庭医生服务地点接近居民住所,有时甚至深入社区居民家中,与居民接触密切,便于全方位了解居民、家庭成员以及整个社区的状况,便于全程管理居民健康,对居民及其家庭成员的照顾不仅是生理上的,还包括心理方面以及社会方面。家庭医生管辖的居民群体相对固定,长期朋友合作式的管理模式,可增加居民信任,增加医嘱依从性,减少医患矛盾。家庭医生作为社区居民首诊医师,可以早期发现疾病,对疾病进行初检分类,指导居民进一步就诊治疗。对居民的服务内容较其他专科要广泛,除了内科常见疾病的诊疗,预防保健、健康咨询、外科、儿科、妇科等常见疾病的诊疗也是家庭医生的服务范围。家庭医生的主动上门服务为行动不便的老年人以及慢性病病人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家庭医生的核心竞争力

 

 

家庭医生,更熟悉辖区内的人文环境,能掌握病患第一手的卫生习惯。如果平时工作足够细心,能对当地的常见病、多发病、每年的流行病学情况都有较深的认识,当工作到一定年资的时候,会有当地一些卫生资源可以利用,融入病患的真实世界也较专科医生也更加容易。所以,家庭医生在慢病稳定期管理,常见病、多发病诊治,保障公共卫生这一块是非常有优势的。  

 

而且,不少家庭医生除了是执业医师,还是心理咨询师、健康管理师、营养指导师等,对居民百姓的健康管理可以是全方位、立体式的。不少家庭医生让健康管理的关口前移,及早发现病人的早期症状,不仅有利于病人的早发现、早治疗,也有利于政府健康经费的控制和管理。  

 

笔者曾经参加过上海市“十佳居民健康自我管理小组指导医生”评选活动,家庭医生团队作为健康自管小组的技术支持,在小组的建设与发展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指导医生多数来自居民身边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家庭医生,在为居民做好医疗服务的同时,用专业知识指导小组开展健康促进活动,指导组员做好个人健康计划,真正成为居民健康的“守门人”。他们中的很多人,技能专业,服务热心,甘于奉献,深受市民群众喜爱。  

 

当然,家庭医生还有很多先天和后天的不足,正如市领导在第四届“上海市十佳家庭医生”表彰座谈会上所言,目前的家庭医生队伍是第一代家庭医生,是开拓者和探路者。一部分辖区居民,甚至家庭医生本身对家庭医生的地位认识不足。  

 

闵行古美的刘玮是一位医术精湛、深受居民欢迎的家庭医生。他的受欢迎程度如何呢?一次闵行区评选“健康卫士”,不少居民居然自发建立自己的“朋友同学微信群”,每天为他拉票助威。居民有什么医疗卫生方面的问题,会在微信群里询问刘玮医生,刘医生总是给予周到详细的指引。 

 

闵行莘庄的顾昊医生,在一位服务多年的签约居民去世后,家属第一时间通知的不是亲朋好友,而是顾昊医生。从这样一件小小的事情,反映出顾昊医生在签约居民心中的分量,也折射出不少市民百姓对家庭医生的认可程度。 

 

2017年度全国卫生计生系统先进工作者、2016年全国基层卫生技能标兵、普陀区石泉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治医师仇宝华,与丈夫是大学同学,本科毕业后,她参加了上海市住院医师规范化培养,她的丈夫继续完成3年硕士研究生的学习。3年后仇宝华成了家庭医生,丈夫到三级医院完成规范化培训后留院工作。仇宝华的丈夫曾开玩笑说,作为专科医生,虽然对甲状腺乳腺专科方向的相关诊断治疗非常熟悉和透彻,但是家庭成员生病后都是先来找“家庭医生”仇宝华,或是咨询,或是解读化验单,而且大部分的身体上的问题都可以在仇宝华这里得到解决。他经常跟家里人戏言:我除了两腺其他都不看,你们还是找宝华吧。每当这个时候,仇宝华总是心里美滋滋的:看我们全科医师、家庭医生,多么有能量!今年仇宝华还被评为全国卫生计生系统先进工作者,有望解决上海户口,这也是“家庭医生”实现自我价值的具体体现。 

 

这些年来,上海卫生计生系统不仅大力开拓医学领军人物的发展,更在家庭医生的培养上高屋建瓴、筑巢引凤,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健康守门人”。习近平总书记也在新年贺词中说道:“很多群众有了自己的家庭医生”。李克强总理曾来到上海,握着全国“十佳全科医生”获得者、“中国医师奖”获得者、长宁区周家桥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全科主任医师陈华的手说:“你们家庭医生辛苦了!”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也提到:“加强基层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和全科医生队伍建设。”居民群众也非常喜欢、认可家庭医生的工作和成绩。做专科医生可以治病救人,做全科医师、家庭医生同样可以悬壶济世。这真是一个家庭医生发展的好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