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海,这次还会错过阿里吗?

2019/10/23 10:05:16

上海,这次还会错过阿里吗?

(题图为曾经的阿里巴巴上海分公司)

 

唯一“被感谢”的杭州

 

美国时间9月19日,华尔街一片欢腾,阿里巴巴集团IPO受到纽交所最高规格的礼遇。刚刚最新消息显示,阿里巴巴IPO的承销商已经行使了超额配售权,使本次上市融资额达到约250.3亿美元,正式成为全球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IPO。

 

和7年前在香港IPO一样,阿里巴巴集团此次纽交所之行刷新了多项记录:

 

融资规模预计全球最大,超过250亿美元;开盘竞价撮合时间最长,超过150分钟,从开盘80美元一路经过10轮博弈,达92.7美元;承销商投行阵容史上最豪华,从瑞士信贷、高盛、德意志银行,到摩根大通和摩根士丹利,巴克莱为指定IPO做市商;造富数量史无前例,除了马云成为绝对首富,阿里集团员工亿万富翁预计数亿上百个,千万富翁或过万。

 

有人如此调侃:“阿里巴巴对杭州房价的作用可比取消限购令要厉害多了,如果中国多几个阿里巴巴,那还用担心房价下跌么?!”

 

马云当天感谢了很多,唯一提及的城市是杭州。一个杭州的妹子跟我说,在杭州,马云和阿里巴巴的影响和“西湖”比肩,马云让这个城市越来越相信梦想。她曾经参加的一个90后创业论坛中,10个人中有8、9个跟阿里巴巴“沾亲带故”,要么是阿里巴巴出去的人投资的,要么是阿里人自己创业……

 

2013年,阿里的营收接近500亿元,而杭州去年的GDP为8343.52亿元,跻身全国前十大GDP城市。这意味着阿里巴巴一家公司,就占到整个杭州GDP的5.85%。上海2013年的GDP规模在2.16万亿元,居全国最富有的城市之一。

 

马云和阿里巴巴过去15年在杭州的发展壮大,上海近两年却一直在反思一个问题:为什么上海没有产生阿里巴巴这样的企业?为什么当年没有留住马云?

 

上海,没有互联网基因?

 

14年前,马云曾经把阿里巴巴总部搬到上海,在上海最豪华的地段——淮海路租了一层楼面。彼时,阿里巴巴刚获得日本软银2000万美元投资不久,杭州起家、被资本浸润的阿里巴巴开始了大步伐扩张,距离杭州3小时车程、位居长三角中心的上海当然被认为是马云事业全面发展的最佳选择。

 

但是,理想丰满,现实骨感。21世纪前后,互联网泡沫破灭,整个互联网行业风声鹤唳,阿里巴巴也难幸免,尽管在泡沫吹破前,阿里巴巴“颇有先见之明”的融到了钱,但也经不起随便烧。当时在上海,一个月的租金成本就让阿里巴巴达数万元。如此,阿里巴巴全面收缩战线,近乎砍掉了美国分公司,上海总部也一并撤掉,马云和阿里巴巴“安心”回到杭州。

 

马云曾经这样描述当年在上海的经历:“以前我曾把阿里巴巴的总部放在上海,在淮海路租了一个很大的办公室,装修得漂漂亮亮的。结果那一年的时间特别累心,招人也招不到,许多上海人问,阿里巴巴是哪里的公司?几乎没有人理我们。最后我们决定从上海撤离到北京。先是选了北京,最后觉得还是回到杭州好。”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错过阿里巴巴的不仅是上海,还有当时的北京,甚至美国。但马云也许不会这样认为,他仍然感谢那段经历。

 

财经作家吴晓波在其《这些年,马云犯过的错误》中说,上海是一个国有资本和外来资本非常集中的城市,民营资本基本处于被大规模压迫的境地。2013年的陆家嘴地区的27幢大楼,“每幢大楼每年上交的税收是10亿人民币,一共就是270亿人民币,相当于中国很多地级市一年的税收总和。”

 

吴晓波说,一个喜欢大资本的城市,和一个必须以破坏、创新为主的互联网公司,有一种天然的冲突。“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上海是没有互联网基因的城市。”

 

吴晓波的评价虽然有点“狠“,但却道出其中的真谛。互联网世界,“屌丝精神才是王道”,越接“地气”越有前途;上海大都市的“高大上”和推崇精英,和这种“地气”有点格格不入。“上海条件太好,走着看着等着,就变成了剩女。”一个业内人士如此评价上海错失很多创业企业。

 

不要错过阿里金融

 

如今,看着阿里巴巴2000多亿美元高高在上的市值,不能不说错失、遗憾。但如果说14年前上海错过了马云和阿里巴巴,那从现在开始,请不要再错过阿里金融了!

 

阿里金融(小微金融服务集团)被认为是马云“梦想版图”中另一个的“阿里巴巴集团”。这个当年从支付宝开始,一路孵化,涉足第三方支付、小微企业贷款、保险、基金甚至银行业务,从阿里巴巴集团独立出来,成为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它在过去一年的发展,从余额宝的颠覆效应,到小微贷款的快速增长,申请民营银行……这样步步为营的路径,是不是让人想起当年马云和阿里巴巴开辟中国电商业务的那一幕?只是此时,电商换成了金融。

 

一个余额宝的基金产品,一年多规模超过5000亿元,“颠覆”了基金产品的成长路径,并引发包括百度、腾讯在内的巨头,以及各行业的金融创新。阿里小贷,也是十几年磨一剑,通过平台大数据分析实现几秒放贷。

 

截止今年3月,阿里小贷为70多万小微企业提供贷款,平均每笔贷款额度4万元,并开始开放平台,将放贷能力输出到更多平台,阿里小贷干了一件传统银行无法做的事情。接下来,小微金服集团还将申请民营银行牌照。尽管阿里银行不在首批获批的名单中,不过,据小微金融服务集团(筹)副总裁俞胜法的说法,所有流程正在进行中,预计9月底之前获批。

 

金融业务,是上海的“强项”。按2012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的《“十二五”时期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规划》(简称“规划”),力争到2015年基本确立上海的全球性人民币产品创新、交易、定价和清算中心地位;到2020年,上海要建设成国际金融中心。

 

在上文的“规划”中,到2015年,上海金融市场(不含外汇市场)交易额达到1000万亿元左右,主要金融市场规模保持或进入世界同类市场前列;上海金融市场直接融资额占社会融资规模比重达到22%左右;管理资产规模达到30万亿元左右;上海金融从业人员达到32万人左右。

 

近期,上海市政府发布的《关于本市进一步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实施意见》(即“上海33条”),以及黄金国际版的启动,都是上海在国际金融中心方面的努力。

 

而阿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早在2012年就以30亿元预定了陆家嘴集团的浦东金融广场2号办公楼,4.7万平米,当时有消息表示,建成后支付宝总部将从杭州搬至上海。当年支付宝还小,业务单一,如今小微金融服务集团变成独立阿里巴巴集团之外的业务,以阿里巴巴IPO上市前理清与支付宝关系的公告来看,小微金服集团未来IPO的保底估值已在250亿美元,而外界对其估值已超过1000亿美元,阿里巴巴集团未来有潜在的持股权益。

 

金融是敏感的资产,如果说阿里巴巴7年前在香港上市、今年在美国IPO,中国大陆市场都遗憾错过,那么在金融领域创新的小微金融服务集团,上海不应错过。也许在5年后或10年后,马云要感谢的城市不仅仅是杭州,还有上海。这是上海的又一次机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编辑:陈抒怡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