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抗战地标:腥风血雨华漕镇

2019/10/23 8:19:09

抗战地标:腥风血雨华漕镇

华漕镇地处于闵行区(原上海县)西北的城乡结合部,这里因元代华亭县漕粮转运的要津之地而得名。最近更是随着新虹街道的成立而声名鹊起。不过,在林立的高楼大厦背后,很少有人会知道,抗日战争期间,这个昔日偏远的小镇还发生过许多重要的事件。

 

“八一三”淞沪会战的引爆点

 

沪青公路,也称老沪青公路,在318国道(沪青平公路)北边1.5公里处。 1937年,沪青平公路仅是一条两车相交窄窄的煤渣路,它的东边起端处是虹桥军用机场的大门。虹桥机场始建于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1921辛亥革命成功后成为民国机场。无人能料到这里竟成为“八一三”淞沪会战的引爆点。

 

1937年8月9日,驻上海的日本海军陆战队中尉大山勇夫率士兵斋藤要藏,驾军用汽车强行冲击中国的虹桥军用机场,斋藤要藏在大门口被卫兵当场击毙。事件发生后,上海当局与日方交涉,要求以外交方式解决,但日军却无理要求国民党军队撤离上海、拆除军事设施,同时,向上海增派军队。从表面上看是突发事件,实则上是日军蓄谋已久的结果。同月13日,日军便以租界和停泊在黄浦江中的日舰为基地,对上海发动了大规模的进攻,淞沪会战由此爆发。

 

随着虹桥机场的不断扩建,虹桥机场事件发生的原址早己成机场的一个部分。当飞机腾空的一瞬间,很少有乘客会知道这片土地上的往事。

 

三丫杀人塘

 

上海沦陷后,日寇为封锁上海市区,严禁华漕地区农民向市区贩卖粮食,沿横沥港由北朝南筑起“戗篱笆”(俗称“枪篱笆”),并在庇亚士路(今北翟路)的陈思桥村设立稽问所,由日寇、伪军把守,盘问来往行人。这条封锁线彻底断了市区和郊区之间的物资往来,顿时物价飞涨,人心恐惶。

 

当地老百姓为了生存,冒着生命危险,趁着黑夜背上三五斗米,钻过竹篱笆,换些钱回来养家糊口。也有竹篱笆那边的人钻过来买米以度饥荒。

 

同年11月12日(农历十月初十)深夜,日寇将钻戗篱笆往市区贩米的当地百姓及过路嫌疑人集中枪杀,全部抛尸于三丫叉塘,池塘水被染红。遇害人有本地人、外乡人共30名,如果算上在附近先后被日伪军杀害的民众,共有百余人。

 

三丫叉池塘从此被废弃,几十年后也无人敢轻易接近。我等少年时放学回家割羊草,眼看着塘边青草萋萋,因为怕被冤魂缠身,也只能悻悻然绕道而过。,受害者家属的心理创伤更是不言而喻。

 

建国后,三丫叉杀人塘遗址成为“上海县文物保护单位”,和“闵行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今年,新虹街道出资恢复旧貌,重修这个革命遗址,好让人民重温历史。该遗址就在现在北翟路高架4号墩-5号墩西侧50米处,坐北朝南,松青柏秀。

 

华漕庙里的英灵

 

2010年春夏之交,笔者参与华漕镇的革命遗址普查工作。经过收集资料、走访目击者、实地考察、分析研究,最终复原了一段鲜为人知历史真相。   

 

1937年9月初,国共合作全面抗战,国民党军统局头目戴笠奉命组建苏浙别动队。周恩来得知这个消息后,立即指示江苏省军委书记张爱萍在别动队里直接组建一支中共抗日武装部队,共有500人。这支队伍以红军干部为骨干,有产业工人、商店职员、和大中学生等,后被编为“苏浙别动队第一支队第三大队”。红军团长任达为大队长。           

 

同年10月20日,在莘庄军训的第三大队接到支队长何行健的命令:立即开赴华漕前线接替胡宗南警察大队,守卫苏州河(吴淞江)南岸500米防线。任达连夜率队伍沿横沥江直奔华漕。并带领一中队抢先占领吴淞江北岸阵地。二、三中队驻扎在在镇上的华漕庙及附近。前来侦察的日本军机被当场击落,翌日《申报》发布消息称:一中队战士在阵地上与南翔来的日军展开殊死战斗。

 

10月28日下午2、3点钟光景,驻地上空突然出现十余架轰炸机,它们霎时间投下了一批批重磅炸弹,狂轰滥炸令人猝不及防。一时间爆炸声震天、惨叫声不断,弹片横飞、一片火海。华漕庙大殿坍了、大戏楼毁了,民房不见了……战士们倒在血泊中,老百姓埋在废墟里,庙内外全是血肉,满目惨状。

 

任达立即在瓦砾堆傍召开紧急会议。会上做出一项重要决议:派人立即去市区向上海的党组织反映实情,请示上级领导决定第三大队的去向,同时电告支队指挥部,让何行健增加援兵。

 

10月29、30日留在镇上的队员们掩埋战友的遗体,镇东那个小浜似的大炸弹坑成了烈士们的归宿地,大约安葬了100多位牺牲者。其余的遗体被分别埋葬于四处的小壕沟内。这些小壕沟原系老百姓挖的,以防敌人的空袭,最终为了烈士的长眠之处。

(日军轰炸嘉定等地)

 

一个星期过去了,坚守阵地的任达左等右盼就是不见上级领导的回音。相反支队长何行健发来电令,命令任达率余部当夜越过沪杭铁路,插入南翔防线对敌作战。任达凭着丰富的革命斗争经验,意识到这是戴笠一伙的私心——这是企图借日军之手耗损共产党的战斗实力。

 

任达再次召集紧急会议,向战士们通报了直实情况又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会议的结果是:一、事不宜迟,为粉碎别有用心者的阴谋,同时保存革命有生力量,部队就地解散。二、埋藏枪枝弹药和其他军用品,不给敌人留下任何可用之物。三、战士化妆成难民,混进难民队伍分别潜入市区寻找上级党组织,再集中待命。

 

由此,这支英雄的队伍失散在黎明前的黑暗中,某种程度来说,任达果断解散队伍为抗日持久战留下了火种。

(日军轰炸龙华寺)

 

第三大队第一中队的烈士牺牲地(安葬地)现为嘉定区江桥镇的一片工厂区;第二、三中队的烈士牺牲地现为华漕中心小学、华漕北街居民区:烈士安葬地现为华江路、华漕北街5、7号处。78年人间沧桑,抗日遗址早已踪迹难觅。所幸的是,最近华漕镇人民政府在烈士牺牲地了建立革命纪念馆,以告慰包括苏浙别动队三大队在内的所有烈士英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