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度丨特朗普执政“满月”,交上一份怎样的成绩单

2019/10/23 6:54:53

深度丨特朗普执政“满月”,交上一份怎样的成绩单

今天,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满月”的日子。


一个月来,他提名了22名内阁成员,但也引来参院非议,迄今尚有6人未拿到“通关令”;他签署了“禁穆令”,却遭到联邦法院叫停,正准备推行新版移民禁令……


一个月来,他与十几位国家领导人通话或见面,“挂断”过澳大利亚总理的电话,威胁过墨西哥总统,但也重审过对华政策……


一个月来,他的支持率急速下坠至40%,创下了新任总统历史新低。然而,他不仅表示“任何负面民意都是假消息”,还在2月16日的首次单人记者会上宣布这一个月获得了成功,已经给华盛顿带来了变化……


特朗普的总统之路到底是一帆风顺还是举步维艰?不妨从他的执政成绩单说起。

   

“政令清单”:掀起震波


    
特朗普上台后,打破了美国总统就任后短时间内签署行政命令最多的纪录——废除奥巴马医改法案、永久退出TPP协议谈判、加速重要基建项目的审批、重启富有环保争议的输油管道项目、在美墨边境建隔离墙、签署“禁穆令”、制定新的打击IS方案、放松对金融机构的监管……可以说,他酷似“地震记录曲线”的签名每写下一个,都会在内政外交领域掀起不小的“震波”。


其中引起最大争议的要数“禁穆令”。就连美国媒体自己也意识到,特朗普是在把反恐与私利捆绑在一块儿,走的是选择性反恐的套路。要知道,沙特、阿联酋等对美国恐怖袭击威胁最大的国家并不在禁令名单之列,而它们都与特朗普有着紧密的商业联系。该禁令不但不会使美国更安全,而且还容易激化美国与伊斯兰世界的矛盾。事实上,“禁穆令”已经在全美产生了“负资产”:从美国赴加拿大寻求“二次避难”的人数近来显著增加,在危机四伏的边境上演了一幕幕“出埃及记”,而美国旅游业也因“禁穆令”蒙受了1330亿美元损失。


眼下,在“禁穆令”被上诉法院冻结后,特朗普正酝酿出台新版移民禁令,最早可望于21日签署。《华尔街日报》称,最新禁令将依旧针对西亚北非7个国家公民,将“放行”入境的美国绿卡持有者。


《大西洋月刊》评论道,一个月来,看上去特朗普好像干了许多事,但实际上并没有做什么。他关于修建美墨边境墙的行政命令,只不过是给新任国土安全部长约翰·凯利的一道指令。到目前为止,这道“了不起的墙”还一米都没建成。而特朗普真正采取了行动的“禁穆令”在实施了不到一周后就迅速被法院叫停,如同从来没有过一样。此外,特朗普推翻前总统奥巴马的医保法案、匆匆退出TPP等,也引发了反对党攻讦以及盟友的抱怨。


但特朗普的施政也非一无是处,有一些还是受到了美国商界的欢迎。其中他提出的大规模减税方案就颇受大企业家们青睐,该方案被认为有利于资本流入与企业回归——尽管它可能还需历经数月博弈才能落定。相比之下,更令美国大公司欢呼雀跃的是特朗普在2月14日签署法令废除《多德—弗兰克法案》涉能源的部分条款。美国股市也被特朗普一系列承诺带入亢奋状态,走出一波连续上涨的“特朗普行情。”

   

“人事清单”:步步惊心


    
“特朗普并非像他16日记者会上说的,从奥巴马手中接了个烂摊子,而是继承了一个从衰退中复苏的美国,一个拥有强大国际盟友的美国。”《纽约时报》写道,“然而在美国,迄今可见的是,一个无能的白宫由一位学徒所领导。”


如果说,特朗普政令频出所掀起的波澜是这位“学徒”在初涉政坛时制造的“风险敞口”,那么他的人事任命所带来的政局撕裂则是他在“学习”中付出的又一代价。


掐指算来,特朗普上任以来起码已有4位官员“落马”。先是在1月,代理司法部长耶茨因不支持“禁穆令”而被特朗普“炒鱿鱼”,同时去职的还有移民和海关执法局代理局长。最近,在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因涉嫌与俄通话一事“闪电辞职”、重创特朗普安保团队之后,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西半球事务负责人迪雷又因为对“第一女儿”伊万卡做出下流评论遭到解职。如果再算上特朗普“钦定”的劳工部长人选普兹德在压力之下放弃提名,特朗普构建新团队之路真可用“步步惊心”来形容。


人事任命进度也是一拖再拖。目前特朗普内阁中需参议院批准的核心职位,仍有6人连参议院投票日期都尚未确定。已上任的10多名内阁成员中,多位属于“侥幸过关”,赞成票与反对票数量相当接近。其中仅有退休军人事务部部长大卫·舒尔金全票通过。这与奥巴马内阁当时动辄全票一致通过形成了鲜明对比。难怪特朗普也发文抱怨:“我的内阁成员还没有全部到位,这是美国历史上拖延时间最长的一次,真是耻辱。”


同样是总统,团队成形速度差距咋就那么大呢?分析认为,相比奥巴马,特朗普起用了一些没有任何相关领域经验的“政治票友”任职,导致了“外行领导内行”的情况。其中最为典型的例子就是国务卿人选蒂勒森。其他例子还包括首席策略师班农(仅在海军服过役)以及高级顾问米勒(仅在国会担任过非行政职务)等。种种“任亲不任贤”的做法为弗林事件埋下伏笔,也引发建制派对任命人选的质疑。另一方面,由于特朗普内阁中存在多位富豪,复杂的财务审查也严重拖白宫运作日程的后腿。2009年,奥巴马的第一任财长盖特纳就差点因为这个原因被刷掉。


网络杂志《Slate》评论员萨拉姆建议,特朗普应大刀阔斧改组执政团队,例如任命持传统立场的政治人物为国安顾问,更倚重国防部长马蒂斯,以及在商界有庞大影响力的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科恩。科恩曾任职高盛高层,进入国家经济委员会后,主导废除奥巴马医保及改革税制。特朗普在他的协助下实行温和税制改革,有助重建务实形象。

   

“外交清单”:尚待成形


    
特朗普的外交成绩单又如何?


尽管,特朗普宣誓就职当晚,白宫就概述了新政府“实力求和平”、“不出去寻找敌人”的外交理念;尽管,特朗普就职后连轴转地接见英、日、加、以等重要盟国领导人,并在两个周末同俄、德、澳、韩、中等多国政要通电话,然而看似“勤政”的特朗普麻烦却没有少惹,也令外界对他的外交政策更感困惑。


“暴脾气”的特朗普首先把南半球的盟友澳大利亚给“得罪”了。外媒报道,特朗普由于不满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询问他是否会履行前总统奥巴马承诺,接收被安置在澳的1250名难民,特朗普怒摔电话,掐断了仅仅25分钟的通话,并称这是他与外国领导人通话中“最糟糕的一次”。而特朗普在巴以问题上对“两国方案”的弃守,也在阿拉伯世界引起极其强烈的反应,为中东和平带来不确定性。


此外,特朗普虽然通过会见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派防长马蒂斯访问韩日并参加北约会议、派副总统彭斯参加慕尼黑安全会议等手段,重申了对北约、日韩等盟国的安全承诺,但他仍然坚持要求盟国提高其在军事合作中承担的费用份额。与此同时,他对日本和德国汇率政策的指指点点,也引起盟友的愤怒和不安。“特朗普正快速成为一个无外交策略的、不可预测的外交家,”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至少迄今为止,其外交政策构想似乎更聚焦同个别国家间的关系,而不太注重基于盟友战车的、向全球传播美国实力和影响力的整体战略视野。”


在对俄态度方面,弗林的辞职,让特朗普接近俄罗斯变得异常敏感,也逼他对俄放出“归还克里米亚”那样的狠话。这些态度变化让俄罗斯“如同洗了冷水淋浴”一样,对特朗普迅速改善俄美关系的期望降了温。


好在,中美关系已经开始克服特朗普与蔡英文通话造成的破坏性影响——通过两国领导人在春节期间的通话,通过特朗普对一个中国政策进行再确认,双方高层的良性互动传递出中美关系不断向前的积极信号,为新起点上发展中美关系构筑了良好开局。近日,中国外长王毅在德国G20外长会期间会见蒂勒森,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汪洋与美国财长努钦通话等,都延续了中美交往势头。有理由相信这些互动将为守住中美关系发展“常量”、调适中国与美国新政府关系打下坚实基础。


特朗普曾在《交易的艺术》一书中写到,交易谈判的原则是“越耸人听闻,越有利于交易”。然而,国家机器毕竟不同于企业管理,特朗普的商人思维能否让他在政治舞台中玩转,带领美利坚这艘大船穿越混乱的风暴,将是2017年留给世人的一大悬念。
    

(栏目主编:杨立群;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题图来源:getty images 图片编辑:朱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