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藏在地方“两会”中的“一带一路”

2019/10/23 1:56:20

藏在地方“两会”中的“一带一路”

 

继去年北京出台清晰的一带一路框架指引后,多个部门组成的“一带一路”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也浮出水面,再加上亚投行、丝路基金纷纷运营,藏在今年地方“两会”中的一带一路格外引人注目,这背后是商机,更是主政一方的官员们扩大朋友圈,消化国内增长压力的逻辑。

 

吉林在今年承前启后的“两会”中一口气提出了五个境外合作园区,占了全国第一。

 

这五个海外吉林境外合作园区分别是:中俄什克托沃农牧业产业园区、中俄滨海边疆区木材加工园区、中蒙现代农牧业国际合作园区、中朝柳多岛制造园区、赞比亚农业合作园区。

 

笔者了解到,这五个园区的开发现状为俄罗斯农业与牧业产业园区已投资近1亿美元,6户企业入驻园区。俄罗斯木材加工园区已投入1亿美元收购俄罗斯封闭式木材公司股权。蒙古中蒙现代农牧业国际合作园区,去年已经购买已播种小麦1000公顷;朝鲜柳多岛加工制造园区,投资30亿元人民币。非洲赞比亚(中国)经贸合作区,计划投资1.3亿美元,已进入土地征用阶段。

 

这其中,让人捏一把汗的是位于咸镜北道庆源郡柳多岛的庆源经济开发区,在朝鲜罔顾国际社会一致反对而进行核试验的背景下,未来国际社会可能增加对朝制裁,给这个开发区蒙上一层阴影。

 

海外园区并不是飞地,但吉林在东北亚划了一个大圈的做法,暗合着保障国家粮食安全,输出优势农业技术的逻辑。乍看之下赞比亚和吉林没什么关联,但早在五年前吉林就用农业技术专家敲开了这个非洲国家的大门,如今两情相悦自然在情理之中。

 

和吉林高歌猛进的建设海外园区不一样,天津在下一个五年计划的建议稿中只提到一个国家,那就是印尼。这个由聚龙集团牵头的产业园主打农业牌,建成后将构成完成的棕榈油产业链。

 

很多人以为,中国提倡的海外园区和产能合作多是基建和核电等重工高科技项目,其实是错误的。农业其实也是产能合作的重要组成部门,印尼和马来西亚占到全球棕榈油产量的86%,而棕榈油又是生物柴油重要的来源,尽管原油价格暴跌可能影响棕榈油的价格,但可以肯定的是,未来中国对清洁能源的需求,将刺激棕榈油进口市场。

 

天津看好的印尼是不折不扣的“一带一路”节点国家,近期动工的印尼雅万高铁是中国全产业链输出高铁技术的首次尝试,消息传到国内,天津已经有不少企业在开香槟庆祝。要知道,天津是中国铁路技术的重镇,铁路人常说的铁三院就在天津。

 

宁夏回族自治区自然将眼光放在地缘相近的伊斯兰世界中。在鼓励区内企业走出去的文章中就写道,鼓励宝塔、农垦、电建等企业走出国门,在沙特、哈萨克斯坦、毛里塔尼亚等投资置业。其中,沙特和毛里塔尼亚都是伊斯兰国家。

 

在宁夏“两会”召开期间,银川开发区所属银川育成投资有限公司、广州开发区工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与全球最大的石油企业沙特阿美石油公司,在沙特首都利雅得签署了关于成立合资公司、促进沙特-中国产业合作、推动招商引资及本土化进程的合作备忘录。宁夏的海外战略由此便十分明晰,地域是伊斯兰世界,产业则是能源。

 

在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故乡陕西,省长娄勤俭第一次向外界提出要统筹布局建设境外陕西产业园和投资贸易促进中心,拓展“海外陕西”发展空间。陕西成立了以省长娄勤俭为组长的“陕西省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新起点建设”领导小组,每年发布实施“一带一路”行动计划。从目前的态势看,“海外陕西”的目标区域是中亚。

 

新疆和云南凭借通达四方的便利,则直接在边境上建起了合作中心,前者的喀什和霍尔果斯经济开发区初具规模,阿拉山口、喀什综合保税区也封关运营,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配套区正式验收。后者在中老边境的勐腊(磨憨)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也获批,红河综合保税区封关运行。

 

每个地区在海外布局势必也要借力本身的企业,例如吉林就明确支持一汽集团和长客股份向俄罗斯、泰国转移产能。已经走向印尼的天津聚龙是一家民营企业,而宁夏塔也是石油领域民营企业的佼佼者。

 

作为诸多企业的亚洲总部基地,让上海一一点名支持哪个企业显然不现实,市长杨雄在报告中提出,上海将制定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推进方案,推动成立“一带一路”企业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