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渔阳里:一座普通私宅与一桩建党伟业的传奇佳话

2019/9/12 17:36:29

渔阳里:一座普通私宅与一桩建党伟业的传奇佳话

近日,“渔阳里与中国共产党的创建”学术研讨会在上海大学国际会议中心举行,“上海市中共党史学会渔阳里历史文化研究会”同时落户上海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本次会议由上海市中共党史学会、上海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渔阳里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上海市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名师工作室——李梁工作室承办。出席这次会议的有来自全国各个高校的学者,中共一大、二大、四大会址纪念馆、团中央旧址纪念馆、左联纪念馆,以及渔阳里历史文化研究会会员,共计80余人。现摘取部分与会专家观点,以飨读者。


以城市街区为切入点开创党建研究新路

徐建刚(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

 

“渔阳里与中国共产党的创建”这个主题,把街区、人物和事件相统一,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以城市街区为切入点,把物理的空间同历史的事件相融合,从中共党史、上海城市史、社会生活史和建筑学史等开展多学科的研究,是方法上的创新,拓展了党史研究的角度;以当时整个知识界为背景,多线索地研究当时先进中国人对中国社会发展道路的探索,从选择、比较中接受马克思主义、成立中国共产党,拓宽了党史研究的视野;以已有的研究资料和成果为基础,吸收全国党史界各方面的专家学者、有志于历史研究社会人士共同参加,把征集、研究和宣传相结合,走出一条党史研究和宣传的新路。


渔阳里之于党的创建时期,为何特别重要

忻平(上海市中共党史学会会长)

 

渔阳里与中共创建时期是中共党史上革命、建设和改革三个时期中的革命时期的一部分。回顾从渔阳里到延安的20年革命历史,可以看到中国革命三次重要的话语体系的结构性转型。第一阶段,中国共产党创建时期,通过对近代中国社会性质的体认,决定了“革命”是中国社会的主要任务,实现了中共政治话语体系第一次重要结构性转型。第二阶段,从1924年中共四大到1927年的国民大革命时期,明确了反帝反封建的时代主题,从而完成了中共政治话语体系的第二次重要的结构性转型。第三阶段:从1927年大革命失败到上世纪40年代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中国特色的革命道路的成功探索和基于中国化基础上的新民主主义理论,标志着中共革命话语体系的第三次重要结构性转型。这一转型的过程具有两个特点:一,三个时期的话语体系变革都反映了时代主题和时代精神。二,话语体系转型体现中国特色革命道路的探索过程。


渔阳里为党的诞生提供了哪些必要条件

张云(上海市中共党史学会名誉会长)

 

中国共产党在上海诞生,是近代中国革命史上划时代的里程碑。一座近代国际大都市与一个先进政党的诞生,有着无可替代的社会选择和时代使命,这是近代上海独特的优势所造成的。因为,当时的上海,特别是像法租界渔阳里那样的地方,为中国共产党的诞生提供了当时中国任何城市都缺少的一个得天独厚的经济科技基础、地域政治环境、相对宽松的多元文化氛围和群英荟萃的人才条件,瓜落蒂熟、水到渠成,这是中国共产党初创诞生于斯,成长完善于斯的历史发展的必然性选择;与此相呼应,上海成为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第一块革命圣地,则又是历史的和逻辑的结论。


中共创建史研究的几个悬而未解的问题

徐云根(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副馆长)

 

中共创建的研究可以说从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就开始了,但是由于种种原因,直到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共创建史研究才走上正轨。上世纪80年代是第一个高潮,开篇之作是张静如撰写的《中国共产党的创立》(1981年),影响较大的还有李新主编的《伟大的开端》(1983年)的出版。随着纪念建党70周年、80周年、90周年,又出现几个高潮,在马克思主义传播,中共早期组织,中共一大召开的日期、议程和代表人数,中共创建与共产国际关系,中共创建人物等方面,取得了重要的研究成果。但是,也有很多问题悬而未决,如中共创建史研究的起讫时间问题,中共一大成立的标志问题,中共一大的闭幕日期问题等。这些问题都有待今后档案资料的进一步挖掘,同时,也需要党史工作者打开新的思路,运用新的方法,才能取得新的突破。


国外对中共党史的研究现状与趋势

梁怡(北京联合大学海外中国学研究中心首席专家)

 

早期中共党史是国外中国共产党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国外对中共党史的研究起步于上世纪20-30年代,其中有一定数量的、高质量的对中共早期历史的研究成果,特别是人物研究还有些先于国内的研究。但是,近年这方面的研究趋于淡化,成果数量增加不多,俄罗斯和日本的著述在其中占有较大的比重,侧重在人物和档案方面,值得关注和整理。


从“渔阳里”看上海城市发展史

李瑊(上海市中共党史学会渔阳里历史文化研究会会长)

 

“渔阳里”是中国共产党的发源地和中共创建时期的重要活动场所,创造了许多个党史上的“第一”,在中国共产党发展历程中具有非常重要的历史地位。但既有文献对“渔阳里”的记载,多是叙述型的描述,或仅将其作为一个普通的上海弄堂地名加以介绍,而较少进行有深度的和专题性的“分析型”研究。深化和拓展“渔阳里研究”,不仅可以多角度地展示近代上海丰富多彩的社会生活画卷,亦可在中共创建史、政治社会史等方面展示出新的研究视角。“渔阳里研究”应开拓视野,转换视角,借鉴多学科理论和研究方法,以揭示“渔阳里”这一具有丰富历史意涵的城市空间,在上海城市发展史、中共创建史上的特殊地位和影响力。


一座普通私宅与一桩建党伟业的传奇佳话

徐光寿(上海立信会计金融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教授)

 

陈独秀在上海老渔阳里有一段特殊的岁月,他与柏文蔚有历史交往和革命友谊,1920年4月至1922年9月陈独秀入住老渔阳里2号有特殊的原因和缘起,并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历史踪迹,显然渔阳里在陈独秀宣传马克思主义、创建中国共产党并领导中共中央早期工作中,占有不可或缺的历史地理地位,谱写了一座普通私宅与一桩建党伟业的传奇佳话。


渔阳里是早期马克思主义传播的中心

杨卫民(上海理工大学教授)

 

渔阳里是早期马克思主义传播的中心,这里见证了中共创建的时光。历史研究表明,中共发起组以渔阳里为中心,将马克思主义传播的触角在上海不断延展。在《新青年》《共产党》和新青年社等出版机构中,早期马克思主义传播者在渔阳里的日常宣传工作得以呈现,这些奠定了中国共产党人革命工作和现代社会相结合的基调。在衣食住行方面,早期马克思主义传播者的生活总体上是简朴而快乐的。他们在此基础上加强了个人品位的提升和集体心性的培养。


中共早期的经济学家——李达

焦成焕(上海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李达是中国传播马克思主义的先驱者,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他毕生从事马克思主义的研究、著述和宣传,在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法学理论等诸多领域都具有开拓性的贡献。经济学研究是李达思想重要的组成部分,其对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传播和中国化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形成具有重要影响。李达对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进行了开拓性研究,他的经济危机思想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


此外,曹耘山(韶山毛泽东思想研究资料中心研究员)在介绍其所著《探究百年渔阳里首批红色留学生的初心和结局》一书时指出,通过查阅俄罗斯国家社会政治历史档案馆保留的历史档案资料,考证了首批赴苏留学人员中30多位学员的名单,从中探究近百年前从上海外国语学社走出去的这批热血青年,如何远赴苏俄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和道路,他们踏上革命征程时的初心,以及在血与火的革命斗争中的历史结局。


主编:王多

图片编辑:周寅杰

题图来源:百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