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雨中奇它旺

2019/9/12 12:03:00

雨中奇它旺

我们前往尼泊尔的世界自然遗产——奇它旺野生动物园。奇它旺(Chitwan)的含义是“密林心脏”,在这里出没的野生动物有珍稀的大独角犀牛、孟加拉虎,以及不同品种的鹿、熊、豹、野猪、鳄鱼和350多种鸟类。

 

下了一宵的雨,早晨依旧大雨滂沱。原定上午骑大象进丛林,要不要去,有点犹豫。最后我说:去,不然来奇它旺干吗?于是导游悍马在酒店为我们借了雨衣,坐吉普进森林。

 

雨果然大。村子里有人家的衣服挂晾在雨中,任雨水冲淋,不少人家用塑料桶、铁皮桶放在屋檐下盛雨水。这让我想起我小时候,家里自来水还未接通,每逢雨天,母亲也是这样盛储天上落下的雨水。那时的雨水没有污染,母亲不仅用以洗刷,也用以做饭煮茶。六十多年前的一幕在异国他乡的奇它旺重现,让我心生感慨。目睹雨中的塔奴族人,远比我小时候的日子更原始、更艰难。感慨之余,我更多的是祝福。

 

骑大象进丛林的旅人还真不少,来自世界各国。旅人中大多在简陋的棚廊中等待,等待雨能小一些。也有不怕暴雨,说走就走的。来得更早的几个北京青年已结束了骑大象游森林,全身落汤鸡似的从大象背上爬下来,冲进棚廊,一边抱怨雨太大,一边嚷嚷着连呼刺激。

 

我们决定不再等,雨衣雨伞全副武装,四人骑一头大象。奇特的是我们一骑上大象背,雨忽然小了,不一会又停了,真是好运气。我塞给赶大象的主人100元尼币小费,悍马向我翘着大拇指,觉得我是个拎得清的老头。果然,赶象的主人一路十分地道,看见草地上有孔雀,赶着大象凑近去,让我们拍照;见有梅花鹿、野兔,他又会主动地指给我们看;看到好风景,他就跳下大象,接过我们递给他的手机,热心为我们照相。最奇特的是有同伴相机皮套不小心掉在地上,他对大象咕咕哝哝吆喝几声,大象很听话地用长鼻卷起相机套,乖乖地递到他手中。

 

一路原始森林、草原、沼泽地……原生态的美景让人惊叹。我们坐在大象背上,高高在上,一览无余,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感觉。

 

一个半小时之后,我们骑大象走出丛林,天又下雨了,大雨倾盆。坐吉普回酒店时,经过塔奴族山民居住的村庄。贫穷,在尼泊尔似乎也成了一个参观点。我对殷慧芬说:“张贤亮曾在宁夏出卖荒凉,尼泊尔人在这里出卖贫穷。”屋子的墙是牛粪拌泥砌的,虽然砌造了多年,走近了还是能闻到牛粪气味。没有灯,老人、孩子、甚至成年人仿佛都无事可做,都坐在家门口发呆。谁家有一把塑料压制的圈椅,会很炫耀地摆在门口的平台上,一个老人坐在那里就是显示一种很奢侈的享受。好多人家的衣服始终晾在屋外树枝上,即使下雨也如此,也许家里晾晒衣衫的空间都很有限。有点点火光从低矮的茅屋里透出来,我走近了,只见一女子艰难地趴在泥地上生火煮晚饭。

 

悍马说:“塔奴族山民原先居住在深山密林里,不穿衣服。联合国把奇它旺列为世界自然遗产后,塔奴族山民从森林中移居出来后,好多了。”我不懂他说的“好多了”是一种怎样的境地。

 

孩子们好奇地看着我们,稍大一些的尾随着,嘴里咕哝着:“巧克力,巧克力。”幸好悍马临出发前关照过我们带巧克力。但不断有孩子过来,巧克力仍是“僧多粥少”。也许,这里常有外国游客来,乞讨巧克力已成了这里孩子的一种习气。就在这时,我看到有两个孩子趴在屋檐下的平台上,握着铅笔,凭着并不明亮的自然光写着作业。这让我感动。也许他们正是塔奴族人的希望。

 

吉象,吉相,愿尼泊尔吉祥,普天下吉祥。

 

(本文编辑朱蕊)